定清

旅行精选:

blbc:

窜入瑷珲以北两公里的头道沟、黑龙江岸无数条名不见经传的小溪流之一,只为看看沿江的另类风景;沟壑里另有天地,大片草滩、淙淙溪流、放牧的成群牛羊,越接近江流地势越平坦开阔,微不足道的溪流百折不回终汇聚进江河;夕阳西沉、小溪大江,夏日黑龙江边的另一道风景。

旅行精选:

路人假:

本以为2014年的夏天就这么过去,哪也没到,波澜不惊

莫名其妙的第四年的夏天尾巴,又一次来到第一年爬过的山

好像,莫名其妙的开始了在挪威生活的下一轮循环

这让人感到很慌,再一次想到那两个字,逃离

此地终究不会是归属,却流放了一年又一年

甚至可能是三年又三年,或是一轮又一轮循环


还是再说说故地重游,想尽力表达那种奇妙的感觉,还是有点难度

原以为一个地方,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不会有太大变化的

可是其实它也在变,它虽然一直在那里,虽然叫着一样的名字

就像这座上山越来越多人造的台阶

其实不管一个地方的变化是快或是慢,故地重游的感觉基本是一致的

像好久不见的曾经的恋人的相逢

仿佛瞬间拉回到从前

此时脑海瞬间冒出一幕

Marina Abramović 2010年在纽约表演The Artist Is Present的时候,唯一对视让她产生表情的参与者,就是昔日的恋人

Youtube的在这

那场景短短几秒钟却让人感到震撼

大约就是类似的感觉
一瞬间,那个曾经出现过的画面,让你看到曾经的你

而也就是相同的一瞬,你会意识到,一切都已经不同

尤其,是自己

对的,只是自己再次遇到曾经的自己

瞬间强烈的对比下,自己都觉得自己陌生了

不变的估计可能也就只有那把杀猪刀砍下的每一刀了

life=f(t, individual, random())

无论是谁,人生,处处充满是意外


小爷没想到订第二天的机票游故地,也没想到时至如今还没能逃离

万万没想到阿

前天故地重游仍风和日丽以为夏,今儿个号称秋分却摄氏一度俨然冬

2014年9月23日